[蔺靖]如梦令 二十七+尾声 (完结)

蔺靖 如梦令

宇宙爆炸:

二十七


宴会到后头,萧景琰几乎如坐针垫。


对于蔺晨的退席,几个亲兵借着酒劲骂骂咧咧。有几句骂到兴头,极为难听。萧景琰没说二话,脸色都未改变,一抬剑锋。青锋剑将案几斩下角来。顿时大厅再次静如死水。人们面面相觑。


一直都望着这边的林殊面上焦急,刚想起身打圆场却被祁王止了。


祁王声音温如醇酒,一副亲和兄长姿态:“景琰醉了。”


萧景琰扫去衣袍上的酒渍,淡淡站起。林殊瞧见他绷紧的下巴,使了好几个眼色。但萧景琰都详装无视。他举手作揖,脊背笔直,略有蔺晨风范。


 


他知道他给自己留下的影响有多重。刻在骨子里,写在血脉中。就像塑造泥人的工匠,培养花苗的农夫。一举一动,皆由他亲手造成。


萧景琰听见自己呼吸深重,连话语都带着蔺晨那特有的不羁与嘲讽:“臣弟醉了。唯恐失仪,请准臣弟退下。”


祁王依旧笑得温和:“准了。”还体贴地命几个宫人送上解酒药。


但萧景琰哪里有这份心思。他连衣服都未换,出了宫便直接纵马前往林府。果不其然,蔺晨并未回来。问了几个人,也都是说不知。


萧景琰瞧着那黝黑房门。一束梅香早就灭了。说明主人好久未回。蔺晨的外褂还搁在一旁的席地上,他茫茫然伸手拿起,将脸埋在其中。


在闻到那特有药香的时候,他的身子终于无法控制地颤抖起来。


师兄。他想。师兄。


 


回宫的时候,萧景琰牵着马漠漠往回走。月光照在他的身上,拉成长条的影子。孤孤零零,如同细索的游魂。


出来的时候,林殊也劝过他。他看得透彻,但瞧着萧景琰的面上表情,还是不忍。


“蔺晨这人,原本就与宫廷格格不入。也许让他不要再介入朝堂也是一种好事。”


萧景琰想,道理我都明白。可让我如何放下。


对于蔺晨的想法他不是一无所知。但他依旧愿意相信祁王与父王不同。蔺晨也好,祁王也罢,手心手背都是肉。无论选择哪一边,都是煎熬。


 


思来想去,夜已渐深。外面雨水从檐上落下,打在瓦背上听听作响。


他翻来覆去睡不着,睁着眼睛盯着床顶想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他想着琅琊阁的一起习武的年少时光;想着山下的胡闹,想着两人一舟山水共游,想着大漠黄沙陈司镜的不离不弃,想着佛前祈愿。蔺晨跪在蒲团之上,两只眉眼笑得虔诚而又清离。


他原本是那样不信鬼神的男人。


师兄。他想。师兄。


 


门响起的时候萧景琰还以为是自己的幻觉。但又响了一下。节奏有声,像是当年在琅琊阁蔺晨用松子砸着他的窗棂。


萧景琰蓦然起身,衣服都没穿,光着脚就奔去开门。


门只开了半扇。一个火热的身体夹杂着半身冷雨撞了进来。萧景琰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人按在地上。


那是狂风骤雨一般的吻。对方几乎是啃噬着自己的唇角与口舌。他手抬起了最后还是回搂过去紧紧搂住对方的脊背。


师兄。


 


蔺晨头发估计是被树木给扯乱了。带着水汽淋淋洒洒地挂在额前。但他也顾不上这些。他一边撕扯开萧景琰身上的衣物,一边含糊地咬着对方的嘴唇。这样大的力度,直到两人在嘴腔中尝到了一丝甜腥。


这时萧景琰身上所有的衣物已被扯在了地上。


蔺晨终于停了下来。他支撑在他的上空,伸手托起脸,吻了吻他的眼睛。


“现在你还可以拒绝我。”


 


萧景琰咬了咬嘴唇,没有吭声。蔺晨炙热的呼吸正在脸颊上方浮动,充满力度的,宣示着占有欲的吻。他下面已经勃然欲出,只是强忍着在等萧景琰的回答。


 


大约心脏跳了十五下。萧景琰伸出手揪着蔺晨的领口将他往下拉,在蔺晨才弯起的嘴唇上,献上了一个吻。


 


点我


 


那个晚上,萧景琰梦见琅琊阁的桃花开了。怒放的花瓣罩着山头如同笼着一层粉红色的云烟蔺晨站在树下,白衣胜雪,宛若谪仙。清风吹来,他的长袖飞舞,整个人竟似要随风而去一般。他听见自己靠近的声音,回了头灿烂笑道:“快来。小师弟,要不然师兄可不等你!”


 


听着蔺晨要将他抛下,萧景琰着急无比。他奔上前想抓住师兄的衣袖,却只抓了满手花瓣。哪里有蔺晨的影子。


“师兄……!”


 


萧景琰睁开眼睛,半侧已是空无一人。青锋剑好好地摆在一旁的桌上,红穗跟他原本的主人一同失了踪迹。


他终于还是没有再等他。


日已暮,花已谢,春天终究过去。


萧景琰握着那冰冷剑锋,堪堪落下泪来。


 


尾声


 


白露。


黄历上写鸿雁来;玄鸟归;群鸟养羞。


官道上一青年纵马狂奔,引得尘土飞扬。路边的小姑娘抬着头笑得一脸娇羞,这小哥可真是好看。这般心急,可是去看他的意中人。


 


这青年便是刚呈上兵权的萧景琰。祁王登基之后,立下大功的林殊与一干人等都有所封赏。轮到了萧景琰,祁王原本想赐他西北将军一职。萧景琰站在原地,却久久没有动静。


“靖王?”


萧景琰站了半响,终于跪地告罪。他声音清亮,回荡在朝堂如晨钟鸣响。


“臣请辞将军一职。”


对比起其他人的震惊来说,站在众人前面的林殊似乎并不意外。他对萧景琰报以一个鼓励的微笑。


萧景琰心中略定,继续说道:“陛下隆恩浩荡,臣心中有愧。然而,这大将军,实非景琰心中所愿。如日后有他人来袭,景琰二话不说,愿提马上阵,报效陛下。但此时,江山永固,景琰只想放下这皇子之位,做回一个普通人。”


祁王再三劝阻无用,最后只好叹了口气:“既然皇弟意愿已决,朕也不好再劝。只望靖王记得,这宫城始终有你一席之地。你我兄弟二人,情义不绝。”


他又好奇问道:“靖王离开金陵,以后有什么打算呢?”


萧景琰此时终于微笑起来:“我有一个回答,需要告诉一个人。”


 


萧景琰半睁着眼睛。离开琅琊阁十多年,上面的一草一木还是如此熟悉。他们之前爬的那棵桃树,仿若比记忆中更加高了。绿荫浓郁,阳光从树林中洒落,切成小块的光斑。


萧景琰伸手触着那树干上的剑痕,那是他与蔺晨比剑时留下的。当日蔺晨是怎么说的?笑着点着他的额头,说傻师弟,没了我你可怎么办。


“师兄……我回来了。”他喃喃说道,任一阵风抚摸着自己的脸颊。


 


“傻师弟,怎么又哭了?”


连这声音,都和记忆中的别无二致。


萧景琰瞧着自己的掌背,此刻颤抖得厉害。他颤悠悠地回了身,阳光浓烈,他瞧不见对面人的脸。只能听见对方依旧轻快和煦的笑声传来。


 


他说:“萧景琰。你愿不愿意扔下一切和我走?”


 


萧景琰微笑起来。他从未笑得如此坚定不移。


 


Fin


 


 


*在这篇文中,蔺晨始终是一个出世的人。而萧景琰也始终是个入世的皇子。蔺晨可以为了萧景琰一再入世,但他还是属于红尘俗事之外。这是一个,选择与放弃的故事。


*这是有关蔺靖我写得最长的一篇文。希望不是最后一篇。谢谢一直陪伴思德的你们。


*在本子里会有1-2个番外。讲一下之后这两人在江湖游历的,肉。主要还是。肉。


*英雄,来点REPO嘛。



2016-12-15  /  704热度

评论
热度(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