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衍生/蔺靖』殿下忘了,我替殿下记着 13 大结局

蔺靖 殿下忘了,我替殿下记着

万籁微光:

『蔺靖』殿下忘了,我替殿下记着 13 大结局


哎终于大结局了,心里有几分不舍,哎呀我不讲了,这么久没更小天使们估计都不记得前面剧情了,对此我只能说,


快去补!!⊂((・⊥・))⊃


…………………………………………………………


冬季的金陵冷的彻骨。早起上朝,无论对君臣谁来说都是件令人深恶痛绝之事。


自早朝而归,连衣袖中都夹杂寒气的萧景琰,拉了拉自己颈上的裘衣毛领,面无表情的推开了寝殿大门。


迎面而来的是巨大而浓烈的温暖,在刹那间便消融掉萧景琰衣裳上的寒霜。僵直的四肢仿佛在此时才被唤醒知觉,冻住的血液这时好似才开始流淌。


对于顶着一路凛冽寒风,刺骨冰雪而归的萧景琰而言,这温暖如春,舒适安逸,炉火熊熊燃烧的大殿本应成为寒冷冬日里一抹思之惬意,心之所向的幸福之地。可大殿中卧坐在炉火旁端着一张粲然微笑俊脸之人,轻易并决绝的粉碎掉了这稍纵即逝的幸福感,并且成功的令萧景琰心中残存的平静轰然崩塌。


“呵。”萧景琰面无表情的与蔺晨那璀璨的笑容对视良久,在蔺晨起身朝他走来之时,兀的勾出一抹冷笑。


“来人。”萧景琰眯起挤满压抑多日愤怒的眼眸,声音低沉平静,“将这乱闯朕寝殿的不敬之人给我拖出去。”


“景琰……”蔺晨闻言,身子一顿,立马欺身而上,落至萧景琰身旁。他不顾萧景琰蓦然僵硬的身躯和怒气上涨的容颜,一把抓住萧景琰冰冷的手掌,一双桃花眼看着他仿佛要滴出水来,哀愁又深情道,“……一日不见如三秋兮……我好想你。”


想你祖宗。


萧景琰自己维持多年的优良品行和涵养在这刻全部喂了狗,他拼命忍住了到口边的污言,不停的提醒着自己九五至尊的身份。可是嘴上不说,不是意味着身体不动。萧景琰面如寒霜的猛然抽出自己的手,想从他身旁躲开。可蔺晨竟还不依不饶的依旧向他逼近,雪白的面颊上一双眸子亮的刺人。


尽管萧景琰喊过人,可周遭没一个人敢真的上去拦截蔺大阁主。侍卫几个站在殿外踌躇不前,都颇有些不知所措。他们这群人虽说不太明白蔺晨到底与陛下是何等关系,可就凭之前陛下对蔺阁主的恩宠和宽厚,就让人不得不犹豫不决起来。


陛下这到底是真的想让人把他带走,还是……耍脾气闹别扭呢?


高公公给了一抹他们心照不宣的眼神。


得到了问题答案的侍卫们老老实实的待在了原地,静观其变。


无人阻拦的蔺晨仿佛瞎了一般无视着萧景琰难看的面色,满脸的笑嘻嘻,不怕死的跟在他身后,可怜兮兮道,“飞流说好久都没见皇帝哥哥,一直想着你呢。”


蔺晨本身就有一副好嗓子,声色悠扬轻灵,颇有些玉石之音,此时低沉婉转起来,尾音微微扬着一抹讨好的滑腻,宛若撒娇一般。要非此情此景,萧景琰定要面无表情的红了耳垂。


可萧景琰显然已经狠了心要漠视蔺晨。他一语不发的躲开蔺晨唇中呵出的雾气,一边解开衣裘一边神色冷漠的朝里屋走去。


实际上萧景琰已经快要无法伪装下去,他压抑怒火的身躯已经绷直到了极点。就差一个着火点。


“聪慧机智”的蔺阁主,便在萧景琰僵硬的身躯踏入里屋门槛的那一刻猛然擒住了萧景琰的手腕,妄想拉他入怀,成功在瞬间点燃了战火,彻底烧没了萧景琰最后的理智。


萧景琰反手用力甩开蔺晨手掌,在蔺晨怔住刹那狠狠揪住他的衣襟将他狠狠的怼到门框上。他凶狠的看着蔺晨双眼,眼中冲天的火焰仿佛要活活烧死眼前之人。


蔺晨猛的撞在尖锐的门框,还没来的及皱眉,便僵在了萧景琰的眼神里。他从未见过一向沉稳,不动声色的萧景琰尽然会有如此狰狞的神色。好似恨不得当场咬死他。


“蔺,晨。”萧景琰将他的名字咬碎了嚼烂了才一字一顿的吐出来,他赤红着眼眶一眼不眨的瞪住蔺晨,恨声道,“你到底有没有心?”


蔺晨强装淡然的心像被一双手蓦然握紧,突然紧缩的发疼。


他奋力再次扬起一抹微笑来,调笑道,“当然有啊……不就在你那里吗?”


萧景琰却仿佛彻底被这句话激怒。稳重得体,大度宽宏,知书达理半辈子的皇帝陛下此刻如同地痞混混般猝然一拳狠击向蔺晨腹部,措不及防间让蔺晨吃痛,猛然弯了身体。他一拳打完,却好似全然不解气,抬腿又朝蔺晨大力顶了过去。


第一次没躲开是因为毫无防备,接下来以蔺晨的身手,怎么都会躲开来,可蔺晨却宛如武功全失,不闪不躲,牢牢的受了这一下。


这一下萧景琰半点没留手,用了全力,却没成想蔺晨竟不偏不倚,全部狠狠承受。就连萧景琰都感受到这下有多狠,他的膝盖在这下后都剧烈的疼痛起来。


蔺晨半天都没直起腰来。他连个内力都没起,老老实实的吃了这一腿,此时喉咙里都涌上了一股腥甜。


看着弯着腰的蔺晨,萧景琰心中一痛,差点忍不住伸手去扶。他拼命忍住了上前的冲动,强行忽视蔺晨疼痛的脸色,面如寒冰的当着蔺晨的面用力关上了门,“滚吧。”


说完了狠话的萧景琰扣着门的手用力到骨节苍白。他在蔺晨看不见的这侧,缓缓的将额头抵在了门上。


蔺晨这种人,好似天生不知道什么叫做正色,什么是过分。成天嬉皮笑脸的样子,没有正形,不知哀愁一般。仿佛没心没肺。


他无法抑制的再次想到蔺晨在他怀中闭上眼睛的瞬间。蔺晨不会知道那天地都黑暗下来,轰塌在眼前的感觉是多么绝望。那样撕心裂肺,真实到尽管知道蔺晨没事,依然会变成噩梦在深更半夜被蓦然惊醒,一摸脸上,泪流满面。


知道蔺晨并没有被射中心脏,安然无恙,闭眼只是吓吓他,一切都是安排好的后,他那些昏天灭地的绝望有多浓转化成愤恨就有多重,这世上怎么会有蔺晨这种无耻的人,他简直恨不得咬死他。


世上那么多的方法让他看清自己的心,可蔺晨为何偏偏选了最偏激最让他无法容忍不能原谅的一个?


他到底有没有心?


他到底想没想过……他真的会难过?


萧景琰满心乱窜的怨恨堵的他难受。他用力攥紧了双手。奋力想驱散心中到现在也无法消散的恐慌。他至今都有种不真实感,仿佛眼前的蔺晨只是他梦一场。


蔺晨不知道他午夜梦醒之时,明明知道他好好的,却无法抑制的满心惊恐,分不清现实和梦境,只能偷偷跑到他寝殿亲眼看到他起伏的胸膛,听着他悠长的呼吸才能安心的那种慌张。


他静悄悄的扶在门上,一点点的平复着自己激动的心情。


可门后却蓦然传来蔺晨低沉的嗓音。幽幽的钻进萧景琰耳里。


“景琰。”他声音沉静。


“是我等不及了。”


他好似叹了口气。


却让萧景琰心颤抖起来。


“我好不容易跟你在一起。与你互诉衷肠。我无法忍受你抑郁在那些过去的岁月里……”


“我无法忍受你因为过去的自己介怀,一点点远离我……”


“我等不了你慢慢回想……”


“如果你再也想不起来又无比介意……怎么办……”


“一生这么短……我好不容易找到你,让你重新钟情我
……我等了那么久,现在一刻也等不了……”


蔺晨声音沙哑飘逸起来。他好似缓缓靠门坐在了地上。


“我知道这招太绝,太狠……可是只有这样你才能想起来……散魂心所导致的遗忘有法子医……我问了我爹,他告诉我就是用最刺激的方法激发出来……”


萧景琰猛然握紧双手,沉默半晌突然幽幽道,“你有……想过我吗……”


那头的蔺晨仿佛静悄悄的笑了笑。


“想过。”他轻声说,“想到你会恨我。”


“可是……看着阿言成你心中一根刺,刺的你眼神防备,刺的你全是怀疑,刺的你慢慢远离我……我宁愿完完整整的你现在恨我。”


“你可真……”萧景琰无奈至极,竟在蔺晨的话哑口无言。他颓然的捂住了眼睛。


你可真决绝。


天地安静的听不到半点声响。


连呼吸都消匿。


在这寂静中,蔺晨缓慢起身,望着禁闭的大门露出一抹充满占有欲的笑来,“天长地久,我等你不再生气,这次,你再也逃不开我身边。”


他不后悔。


阿言不该是阻碍他们的墙。


对他的愤怒总比对他患得患失的悲怆来的好多了。


他深深的看了一眼禁闭的门,转身离去,给予萧景琰呼吸的空间。


空气中终于没了蔺晨独有的气味。萧景琰闭上眼睛,顺着门滑落在地。


……


回到自己房中,蔺晨一脸苦大仇深的狠狠划掉案牍上宣纸最上方的一排小字——死缠烂打。


这一招看来没什么用。


刚才话虽说的好听,可蔺晨绝不会光等着。他满心都是萧景琰乌黑的眼眸和殷红的唇,一刻都等不了的想与萧景琰缠绵悱恻,双宿双飞。


满心的邪火。


怎么让萧景琰快点消气啊……蔺晨肚子里的鬼点子一个一个往出冒,可每一个他都不敢用在萧景琰身上,没一个温和。


他已经没胆量再用什么极端的法子恶化萧景琰的态度,挑战他的底线。


他默默的重新看向手边的宣纸。视线停滞在被划掉字迹的下一行上,眼眸幽深。


……


高公公看了看外面漫天的风雪,对着他家主子欲言又止。


萧景琰专注的批阅着手里的奏折,如同屏蔽了世间所有干扰,一心一意,专心致志的建设家国。满身散发着浓稠的不可打扰。


高湛心下不忍的终于起身走出了殿门,对着门口风雪中屹立着的身影劝道,“蔺公子,你就回去吧,这大风大雪的,可别冻出病来。”


被皑皑白雪点点染成白发的蔺晨,一袭白衣,静立雪地之上,连面容都苍白可怖,好似要溶于这漫天遍野的白色天地中,而一双唇却殷红如血,趁得这修长身影愈发神似雪中鬼魅。


听了高公公的好言相劝,蔺晨轻柔勾了勾红唇,沉静道,“等陛下忙完说句话就走。”


高公公哎呦一声,心急道,“这得等到什么时候,你知道陛下一向要看批很久啊!”


蔺晨却沉默下来,只微扬一抹安然的笑容,眼神却坚定,立在原地一寸未动。


高公公长叹一声,自知无法劝动,只能无可奈何的转身回殿。


萧景琰依然是高公公出去时的模样,连姿势都未变。


高公公默默的退到陛下一旁。


沉默的大殿却突然传来专心致志的皇帝陛下幽幽的低沉嗓音。


“他走了?”


高公公一愣,刹那间心中闪过几分无奈和好笑,答应一声后就叹息道,“陛下是问蔺公子?……他还站着呢,这都站了几个时辰了,外面雪下的那么大……”


萧景琰低垂着头,看不清神色。高湛只瞅见他家主子紧攥的手掌。


大殿再次陷入了一片寂静。


萧景琰紧握着手中奏折,用力到奏折都有些变形。


“陛下……”高公公心惊胆战的轻声唤了唤。


萧景琰猛然将手中奏折狠狠丢了出去。


下一瞬,高公公眼前人影闪过。


萧景琰面若寒霜,大步流星的踏出了殿门。


比雪还白的身影在萧景琰出现的那刻轻微的动了动。蔺晨缓缓的扬起结着冰霜的睫毛,明明苍白冰冷的如同雪魅一般,一双桃花眼眸却卷着万千红尘,缱绻的顺着寒风,吹入萧景琰眼里。


那雪白的身影仿佛湮灭了萧景琰心中燃烧着的所有怒火。萧景琰愣愣的望着蔺晨白皙的面容,喉咙里的怒吼好似被突然掐断,让他哑然失声。


他面无表情的看了蔺晨许久,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声音,“你这是干什么?博取朕的同情?”


蔺晨却缓缓摇摇头,笑道,“看奏折这么久了……饿了吧?”他僵硬的动了动胳膊,动作迟钝的将手伸入怀中,慢慢拿出一包东西,“我放在怀里,没有变冷。”


那东西扁扁平平,却意外的在这冰天雪地里悠悠冒着热气。


在萧景琰惊愕的视线里,蔺晨一步步朝他缓慢走来,直到一步之遥。他温柔的拉过萧景琰僵硬的手臂,将那温暖的用黄油纸包裹的东西放到他手里。


蔺晨的手冰凉的吓人,可放到萧景琰手里的东西却暖若火炉。


不用拆开,萧景琰也知道那什么。


不就是蔺晨最拿手的烤鱼吗……


蔺晨做完这一切,终于露出心满意足的微笑,他眼神贪婪的看着萧景琰,好似这是他漫长等待里最渴望的一刻。


那眼眸这么幽深,那么直白,萧景琰心中蓦然升起一抹难以忽视的心酸和委屈来,他眼眶酸涩难忍,生出一股强烈的想要拥抱蔺晨的冲动。


可蔺晨却垂下了眼眸,缓缓拱了拱手,然后笑着转了身。


“那……微臣告退。”


背影单薄的像是要被漫天风雪淹没。


“蔺晨!”萧景琰脑中一热,情不自禁的喊出声来。胸口犹如被撕扯着一般翻涌着复杂又不可名状的情愫,让萧景琰无法容忍自己就这样眼睁睁的望着蔺晨离去的背影。蔺晨挡在他身前的那一幕蓦然与眼前景象重合,那撕心裂肺的绝望清晰又盛大的铺天盖地回归。


他好好的不就好了吗?还奢求什么呢?


有什么好生气的……


萧景琰甚至都来不及慢慢开导自己,身体便已经无法控制的朝那抹身影奔去。


别走……蔺晨……


别剩下我……一个人……


蔺晨在听到呼唤的那一刻起,便僵立在风雪之中,石像一般连睫毛都冻住。


一双惶急的手臂,带着冬季里令人留恋的温暖,在皑皑白雪中,猛然环住了蔺晨冰冷的身体。


不过短短几步,萧景琰却好像跑过了春秋,奔完了四季。他的气息紊乱不稳,简直上气不接下气,湿热的暖气,洋洋洒洒,粗重的喷洒在蔺晨的脖颈后。


温热的气息却仿佛烫麻了那一寸肌肤。


如若有人去看,冷静淡漠屹立风雪之中的蔺公子神色未动分毫,但一双眼眸却在被身后之人拥抱住的那瞬间亮若星火,熠熠生辉,刹那间点亮了冰天雪地。


“萧景琰……”蔺晨缓缓的抬起手臂,轻柔的按在环住自己的手臂之上,他的动作那么轻微,好似唯恐惊醒美梦一般,他的声音微弱缥缈,几乎要消散在风雪里,“我不懂……你何意……”


只有真的触碰到他,萧景琰才知道他有多冷,想到他现在风雪中这么久,萧景琰心中闪过一阵有一阵的疼痛。他猛然收紧了手臂,埋在蔺晨臂膀的脑袋下半晌才闷闷出声,“不闹了。”


蔺晨却狠狠的握住了萧景琰的手,声音低沉下来,“说清楚……何意?”


那固执的要听到想听的话得模样让萧景琰酸涩的心突然有些无奈和叹息。他静悄悄的在蔺晨身后露出一抹无可奈何的笑来,在蔺晨越来越紧的手劲里,轻声缓缓道,“我不生气了……我们不要闹了……我……”


“你原谅我了?”蔺晨急匆匆的截断他。


萧景琰叹了一声,轻柔的点了点头,应到,“我原谅……”


“皇帝哥哥!!”一声清脆欢乐的叫声突兀的打断了萧景琰的话语。


蔺晨神色顿时狰狞了起来。


可依旧无法阻止飞流便他们奔来。


萧景琰一惊,猝然松开了手臂。


飞流奇怪的看了眼神色迥异的两人,不明白的想去拉他多久未见的皇帝哥哥,可皇帝哥哥手里热乎乎的食物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啊!”飞流惊喜的抬头看着萧景琰。萧景琰好笑的摸了摸他的毛脑袋,将手中还温热的烤鱼递给他,温声道,“吃吧。”


“嗯!”飞流开心的剥开油纸,瞬间便认出那是蔺哥哥的拿手绝活,得到食物的开心立马变成生气,飞流不满的看向蔺晨,大声道,“我没吃到!”


蔺晨皮笑肉不笑的露出一口白牙,“你现在不就在吃吗?”


“答应做!骗人!”飞流憋着嘴,满心愤怒的控诉道,“我帮忙了!答应了!”


蔺晨一时没想起,随口说道,“好好好,有时间给你做。”


那漫不经心的态度瞬间就竟愤怒的飞流更加愤怒,他张牙舞爪却又不敢冲上去,顿时生气的连烤鱼也不想吃了。


萧景琰无奈的拉了拉蔺晨,又安抚般摸了摸飞流的脑袋,随口哄道,“这样啊,飞流帮什么忙了蔺哥哥都能忘了?”


飞流看着蔺晨哼哼着。


蔺晨突然想了起来,顿时脸色大变。


可飞流的声音已经大声回荡在了天地间,“当刺客!跟你!打架!射他!”


天地安静了下来。


蔺晨这次真的僵硬成了石像。


萧景琰静静的看着蔺晨,在蔺晨越来越惶恐的目光中,缓缓扯出一抹冷笑,“你连飞流都安排好了,就不怕我失手伤了他?”尽管知道之前的事是蔺晨安排的,可现在竟然连飞流也参与其中,合伙骗他,萧景琰顿时又如同如鲠在喉,满心愤怒起来。他冷冷的看了一眼蔺晨,拂袖离去,只留下一句冷冰冰的话,“我现在又不想原谅你了。”


“……”蔺晨抬手扶额。


“小飞流……蔺哥哥带你好好玩一玩好不好啊!!”


“不要!!!救命!!!”


……


高公公瞅着萧景琰淡然的神色,笑了笑,轻声细语道,“陛下,梅花开了,去看看吗?”


萧景琰瞅了瞅好不容易放晴的天空,想了想,终于嗯了一声。


蔺晨怕是没辙了,这几天都没来骚扰他。


萧景琰此时心里其实火气下去了不少,但依然懒得理他,此时他不来,倒好,乐得清静。


趁着冬日暖阳,萧景琰慢悠悠漫步在花园里,惬意的欣赏着雪后腊梅怒放。


蔺晨曾好似好说他如同这寒冬腊梅,一身傲骨,不畏风雪,凌然独放。但他却觉得这腊梅像蔺晨,看着傲气的不行,却大老远的,香飘十里的勾引人,大冬天也能开的满树花。


让人忍不住就移不开眼睛。


怎么又想到他?萧景琰哀叹一声,心想恐怕过不了多久自己就又要无法坚持,无奈投降了吧。


想着走着,竟不知不觉间已经默默踱步到了那棵承载着无数回忆,见证无数快意酒酣夜晚的梅树。


萧景琰随意转眼朝那棵茁壮茂盛的梅树望去。


树下静静卧着一团白色,仿佛一堆未融化的白雪。


可那却是一位白衣公子。


在少了几分刺骨的冬季微风里,那人下颚微扬,合着一双美如繁星的眸子,密长的睫毛在风中颤动,若蝴蝶振翅。


他坐在那棵梅树下,好似过了天长地久,飘飘扬扬的漫天梅花瓣,落英缤纷,撒满他白色衣襟,染红了乌黑的长发。


他迎着夹杂着梅花情的风儿,闭着眼却好似看到了世上最美的景色,红如梅的唇无关风月,只微微勾着一抹安然肆意的笑容,美成了一副再难遗忘的画卷,深深刻在望见之人的心里。


一抹梅花瓣,终于颤颤巍巍的被微风卷下。在轻柔微风的手里,翻滚,缠绵,飘荡,在萧景琰的视线里,慢悠悠的飘零而下,宛若蜻蜓点水,轻柔落于蔺晨柔软的唇瓣。


两相映红。


蔺晨缓慢睁开那双幽深的双眼,好似含了这天地所有的深情,温柔的将那唇边花瓣拿下,捻于指尖。他低头注视那失礼又勇敢的花瓣,终于露出一抹让萧景琰胸口骤停的笑容。


那一刻,他的眼中只剩下蔺晨的笑容,他脸上的一颦一笑,犹如放大放慢了百倍,清晰的刻在他的眸子里。


蔺晨抬手,将那幸运的花瓣递于唇边,轻轻,落下一吻。


他嘴唇微动,吐出模糊不清的几个字。


萧景琰蓦然瞪大了眼睛。胸中突然被什么猛烈的击中,让他胸口沉闷,耳朵轰鸣。


萧景琰清楚的“看”到蔺晨对着那梅花,呢喃道——


景琰。


第一次,萧景琰用自己的双眼轻易无比看到,


什么是……无处安放的痴念。


什么是……无可奈何的眷恋。


什么是……触手可及的深情。


看到……一个人,如何一步步,让自己


身陷牢笼……


却依然……唇吻花瓣。


萧景琰静静走到那白衣公子身边。


蔺晨蓦然受惊,抬头诧异看向来人。待看到眼前思念许久的萧景琰,蔺晨顿时柔和了眼眉。


“你怎么来了?”


没人回答他。


萧景琰面无表情的伸手从他指尖拿走了那见证了蔺晨彻骨柔情的梅花瓣。


蔺晨不明所以的随着萧景琰的动作眼神飘移。


萧景琰缓缓弯下了腰,在仰头望着他的蔺晨明亮的视线里,轻柔却又坚定的,俯身。


温柔吻上那张柔软红唇。


“我原谅你了。”


那是漫长岁月里,蔺晨再难忘却的一个吻。


蔺晨猛然将萧景琰拥入怀中。


满身的梅花瓣惊起一片红雨。


蔺晨渴望了太久都快忘记的事情在这冬日暖阳映照着的梅花雨里,终于得以圆满。


与萧景琰的轻柔截然不同,蔺晨的吻与他漫不经心的表象差之甚远,凶猛剧烈,野兽一般席卷着萧景琰的唇舌。他好似想吃掉萧景琰一般,动作猛烈的让萧景琰快不能呼吸。


深刻的让人再难忘记。


……


冬日夕阳只剩下最后一抹红光。


蔺晨靠在梅树上,爱不释手的把玩着萧景琰修长的手指,笑道,“不生气了?”


萧景琰弯了弯手指,挠了挠蔺晨手心,无奈道,“嗯。”


“那……”蔺晨举起他的手,在萧景琰难为情的躲闪神色里将他贴在脸颊上,一双桃花眼柔情似水,勾人魂魄,“现在,你可愿……同我……携手归老?”


萧景琰心中震荡,好似被什么挠着一般发痒,他缓缓抬头,在蔺晨前所未有的庄重神色中,终于抑不住的笑若桃花。


“你说呢?”


“好好回答!”


“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


我欲与君相知,


长命无绝衰。


山无棱,


江水为竭,


冬雷震震,


夏雨雪,


天地合,


乃敢与君绝。


——剧终——


…………………………………………………………


老光:一路走来终于完结了,这真的是真正意义上我的第一个完结了,真的多亏了栗子,多亏了大家,没有你们的支持,像我这种弃文跟吃饭一样频繁的人估计……⊂((・⊥・))⊃,这一路,我真的记住了好多小天使的名字,看到有人催更竟然都是满心感动『我是怎么了⊂((・⊥・))⊃』,接下来也不知道要这神马,估计跟栗子合计合计开新坑吧⊂((・⊥・))⊃估计很久┑( ̄Д  ̄)┍


对惹,不知道小天使们想要啥番外呢(づ ̄3 ̄)づ


对惹!!老光不会写肉啊!!⊂((・⊥・))⊃肉就算了_(:_」∠)_算了吧_(:_」∠)_跪下OTZ

2016-12-15  /  1011热度

评论
热度(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