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靖』寸光

蔺靖 寸光&凝时

鸽肥哥不肥:

其一

大梁天子年迈体衰,诸皇子夺嫡之争日渐尘埃落定,前太子德行不端被贬献州,废为献王;誉王逼宫不成,自尽于狱中;皇七子靖王萧景琰领兵在外十又二年,战功赫赫,若干年前受诏回京,德行兼备,六月十六日御赐册封太子,入主东宫,大梁天下,唾手可得。
梁帝年迈病弱,政事移交东宫处决,休养于后宫。太子勤勉,仍居于靖王旧府,彻夜灯火不息。
是夜,太子萧景琰批阅奏章至深夜,遣散宫人,独坐于书房中,窗外巡防兵士甲声磷磷,室内灯火通明,案前摆着一只青瓷茶壶,里面温水已变得冰凉。
"堂堂皇子,平日用具竟然这么朴素,我倒是头一次见。"
书房中凭空多出了一个人,萧景琰抬头看了看,也并不太吃惊,将案上翻阅过的奏折叠好压在一起,又拿起了另一份翻阅。
来者倒是比这房间主人还要惊讶三分,信步走到太子案前询问道:"你怎么不叫你的侍卫来抓我?不怕我是刺客?"
萧景琰头也不抬道:"我做皇子三十多年,从军十多年,想要杀我的人能从大梁帝都排到北燕京城,我见过的刺客比巡防营的步兵还多,从来没有一个是穿着白衣服,披头散发大大咧咧地跑过来说了一堆废话还不动手的。"
来者一怔,又是一笑:"江湖杀手数不胜数,顶尖的刺客里个性怪癖的也不在少数,你就不怕我就是其中之一?"
萧景琰将手上奏章放下,抬头看他,神色淡然:"几年前我认识了一位江湖朋友,得他相助甚多,他手下能人异士不少,夜闯我家门也不是一两次。阁下轻功精妙,入我靖王府如若无物,行事风格倒跟我那朋友的手下人差不多,我自然是不怕的。"他说着话锋一转,又问道,"只是不知阁下大费周章要私下见我一面,到底所谓何事?"
来者从袖中抽出一把纸扇,摇得风生水起:"你这话九分对,有一分却是错的。"
萧景琰饶有兴趣问道:"哦?不知这一分错在哪里?"
来者在书房中来回踱步,走到书架前自顾自取了一本策论翻看,边翻边道:"我可不是你那朋友的手下,我啊,是你朋友的朋友,这次来也没什么事儿,就是来看看,他这次挑了个什么人来辅佐。"
萧景琰也不在意他随便翻看他藏书,点头道:"原来是苏先生的朋友。不知阁下尊姓?"
来者将书放回原处,回头一笑道:"长苏说你性情耿直,我来金陵数日,都听说你这个人脑子不大好,不过目前看起你倒是挺聪明的。我看你批奏章批到现在肯定累坏了,要不这样,咱们打个赌,放松放松,你来猜猜我是什么人,要是输了,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这人不请自来,言语还如此轻佻,萧景琰反而笑道:"阁下这话就没道理了,您只说了我输了要答应你一件事,还没说我赢了要怎么办。再说,如果我还是昔日靖王,那么答应阁下一个条件也没什么要紧,如今要是因为这个赌注,阁下让我把大梁天下让给你,那又如何是好?"
来者哈哈大笑道:"以后谁说你傻我可要伸手揍人了,你放心,就算天下人都蝇营狗苟汲汲于名利,渴求身登九五,也算不到我的头上。我提出的这个条件,就算是路边乞儿也能随时做到,不会为难到你的。"
"既然如此我答应了阁下也没什么,"萧景琰眼中精光一闪,"那么如果侥幸赢了的是我,我可不可以要求阁下为我也做一件事?"
来者将纸扇插进腰带,袖手思量了片刻,点点头道:"这也算公平。不过做与不做,也是得要看我觉得这件事值不值得去做了。"
萧景琰手指轻敲桌面,竟然真个认真思索起来,半晌说道:"阁下轻功可谓盖世无双。"
来者摇指道:"差上一点。"
"性情洒脱,胆略过人。"
"这倒是。"
"言语之间,仿佛有种睥睨天下的豪迈之情。"
"太子殿下,你这么夸奖我,我也是不会给你放水的。"
萧景琰只是笑着摇头道:"我曾经外放十数载,虽然见识不多,也甚少涉足江湖,虽然与苏先生交好,对于他到底有多少朋友我也是不曾过问。虽然阁下给我的线索不少,但是我的确是猜不出来阁下的身份,认输便是。"
来者未曾想到他认输认得如此干脆,一时之间竟有些反应不过来,半晌才回过神来道:"你不继续猜下去?"
萧景琰道:"阁下武艺精妙,性情洒脱坦荡过人,不拘于小节,又是苏先生的朋友,那么对于我来说这便足够了。既然阁下说了提出的条件并不困难,那么答应你也没什么关系。"
来者笑道:"你不怕我是诓你的?"
萧景琰道:"诓我又何妨?我自然会向苏先生求证过后再为你做那件事。"
来者闻言敛了笑意,袖手立在案前七尺处凝视萧景琰,目光之中似有千言万语而无法言说,萧景琰不知他究竟何意,说道:"阁下若是一时想不起来,那下次我去见苏先生的时候,你再提出来也不晚。"
"太子殿下如此大方,那在下再半遮半掩,倒是枉负了殿下这般坦荡,"来者忽而又笑道,"我姓蔺,单名一个'晨'字。"
萧景琰自来对江湖事不太留意,自然也想不起来这人是大名鼎鼎琅琊阁少阁主,一卷风云琅琊榜,囊尽天下奇英才便是出自他们手中,于是颔首一笑道:"那我就称阁下为蔺先生了?"
蔺晨一生游戏江湖,醉卧美人膝,醒游天下景,声名在外谁不知道琅琊阁主尽知天下事,偏偏是这个大梁的太子,言笑晏晏,说着初次见面,半分惊异也没有,顿时便觉得无趣,摇着脑袋满头散发如同泼墨一般:"蔺先生这个称呼跟苏先生好像有点撞了,先生先生,听着老气横秋的,不喜欢。我倒是觉得'公子'比较适合我。"
萧景琰从善如流:"那我便叫你蔺公子?"
他音色醇厚低沉,入耳如饮醇酒,蔺晨却听他叫什么都不太顺耳,咂咂嘴凑上前去,伸手给他:"那太子殿下,咱们今天便击掌为誓,日后你可不能反悔。"
萧景琰抬手在他掌心拍了一下:"只要我确定了,一言既出。"
蔺晨不由得笑了出声,这太子说话可真是滴水不漏:"只要你确定了,那就驷马难追。"
两人各自收回手掌,蔺晨忽然没忍住闻了一下掌心,眉目间似有疑色,萧景琰好奇道:"蔺公子有什么疑问么?"
蔺晨眉间微蹙,又仔细闻了闻,无声地道句"奇怪",侧目看了看萧景琰的脸色,摇着头到底没说什么,萧景琰见他实在不肯说,也不强逼他,此时更漏滴滴答答作响,蔺晨瞄了一眼道:"哎呀这眼看就要天亮了,太子殿下,那我就不叨扰你了,你可早点睡吧,不然明天起不来,可辜负了你这勤勉的美名。"
他说完就甩袖出了门,萧景琰看着他足尖一点就翻墙出去了,左手一直攥着的剑柄悄悄松开,没过半柱香的工夫,窗外扑剌剌飞来一只雪白的信鸽,通红的脚上绑着一张纸条,萧景琰倒被这鸽子吓了一跳,半晌拆下纸条,只见上面龙飞凤舞地写着:"太子殿下还是穿那身红色朝服好看。"
不知怎的,萧景琰直觉这手笔应该是出自刚刚那位不速之客。
——————————————————————————
目测。。。得有个二十来章,嗯

2016-12-15  /  786热度  /   

评论
热度(786)
  1. 可爱玲珑小考拉鸽肥哥不肥 转载了此文字